相关文章

淀粉价格暴跌殃及马铃薯产业 甘肃企业亏损上千万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qzcynt.com/

去冬今春,马铃薯淀粉价格从每吨7000多元上涨到1.3万元用了6个月,然而从1.3万元跌到6000元却不到一周时间。

究其原因,淀粉价格疯狂上涨,让不少食品加工企业成本陡增,纷纷寻找替代品,导致需求量下降,价格暴跌。

淀粉加工企业在马铃薯产业发展中不仅可以延长产业链,增加附加值,还可以稳定鲜薯价格,因此扶持淀粉加工企业对今后发展马铃薯产业很重要。

本报记者 庄俊康

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暴跌

进入10月份,随着我省马铃薯的开挖和上市,沉寂了半年多的淀粉加工企业又热闹起来。

11月底,在定西宏煊淀粉制品有限责任公司门口,前来出售马铃薯的货车排起了长队,院内几个清洗池内堆满了马铃薯,厂内一派繁忙的景象。

眼下马铃薯淀粉企业进入了最繁忙的生产时间。“马铃薯淀粉加工季节性比较强,一年也就生产两三个月。”宏煊公司总经理周来喜告诉记者。

2010年马铃薯刚上市的时候,淀粉企业收购的原料薯(小马铃薯)每吨700元到800元之间。中国淀粉工业协会马铃薯淀粉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浦海江告诉记者,由于鲜薯价格一路上涨,原料薯的价格也跟着上涨,后来鲜薯供不应求,一部分原料薯进入了鲜薯市场,导致后期原料偏紧,淀粉加工企业出现了争抢原料的现象,最高的时候原料薯每吨涨到了1700多元,比当初的收购价翻了一倍多。

原料价格暴涨,直接推动了淀粉出厂价格的上涨。淀粉出厂价由去年10月份的每吨7000多元上涨到了1.2万元。

春节过后,南方等地鲜薯价格下跌,许多马铃薯经销商为减少亏损,就近将鲜薯送到了淀粉加工企业,又掀起了一股淀粉加工潮,把淀粉的价位推到了历史最高位——每吨1.3万元。

进入今年4月份,淀粉出厂价突然暴跌,仅一周时间每吨就由1.3万元跌至6000元,犹如当头一棒,淀粉加工业老板个个都被打懵了。

当时宏煊公司库存淀粉5000吨,紧急出货3000吨,积压2000吨,亏损1000多万元。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在这场价格暴涨暴跌中,甘肃亏损上千万的企业有四五家。

周来喜告诉记者,他从事淀粉加工已经五六年了,淀粉价格都是缓慢上涨或者下降,从来没有今年这样的暴涨暴跌。

高价位挫伤市场

马铃薯淀粉既可作为食品加工原料,又可作为添加剂,用途广泛。淀粉价格疯狂上涨,让不少食品加工企业成本陡增,一些企业只好另寻出路。

“用不起马铃薯淀粉,企业只好改用木薯淀粉了。”浦海江告诉记者,前不久他曾经在全国跑了一圈,了解到一些食品企业改工艺、改设备、用木薯替代马铃薯淀粉。

据了解,木薯淀粉粘度比较高,白度好,口感仅次于马铃薯淀粉,所以不少食品加工企业都改用了木薯淀粉。统计显示,今年仅宁波口岸马铃薯淀粉进口量就同比骤降97%以上,而木薯淀粉占进口淀粉总量的99%以上。这也成为了马铃薯淀粉价格大跌的主要原因。

“屋漏偏遭连阴雨”。今年以来,我国加强了食品安全监管,使得南方一些生产鱼丸、火腿、粉丝等的小作坊纷纷倒闭,淀粉需求量减少。

另一方面,国家提高淀粉的质量标准以后,淀粉企业不得不投资上纯净水生产线,每吨水的成本由原来的3元多增加到了10元,每吨淀粉的生产成本因此由原来的1000元上涨到了1300元,无疑再一次增加了企业的生存压力。

稳定市场至关重要

淀粉价格暴跌以后,今年淀粉原料的收购价格也跌入了最低谷,每吨仅500元左右,影响到了薯农的收入。

淀粉加工企业在马铃薯产业发展中处于重要的一环,可以就地消化马铃薯,延长产业链,增加附加值。去年仅安定区就加工马铃薯淀粉3万多吨,按8斤马铃薯加工一斤淀粉来计算,就可消化马铃薯24万吨。今年当地淀粉加工企业已经完成

原料薯收购15万吨。截至目前,全省已建成有一定规模的马铃薯产品加工企业100多户,其中年加工鲜薯能力在2万吨以上的有57户,年加工鲜薯达400多万吨。

“淀粉加工企业更重要的,是承担着社会责任”。周来喜告诉记者,淀粉及原料薯价格暴涨暴跌会挫伤农民种植马铃薯的积极性,影响到整个产业的发展。“因为淀粉加工企业不仅能起到稳定市场价格的作用,还在市场发生危机的时候,扮演着拯救市场主体的角色”。

然而,当前我省的淀粉加工企业大都规模小、水平低,重复建设比较严重,难以抵御市场风

险。在经历了今年的大起大落后,安定区淀粉生产企业较去年同期减少了3家。

为了扶持这一产业发展,作为定西马铃薯主产区的安定区提出了三步走战略,力争到2015年,马铃薯鲜薯加工量达到60万吨以上,成为全国最大的县(区)级马铃薯精深加工基地。

我省出台的进一步加快发展马铃薯产业的意见中也提出,重点扶持年加工能力在2万吨以上的精淀粉生产企业、5000吨以上全粉和变性淀粉生产企业。通过产品、营销、管理等方面的创新,提高马铃薯骨干龙头企业的自身素质和竞争力。